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IT >> 正文
孙宇晨:我为什么请一个“网红”毒药当高管?
发表时间:2016年4月15日 16:28 来源:新科技 责任编辑:编 辑:麒麟

陪我APP上线到现在已经一年有余了。2016年,我们迎来了新的进展与突破。我们完成了信中利资本领投6000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;近日又迎来了又一波“强势增长”,陪我成功进入iOS总榜top100;接着,我们迎来了一名新同事——直播女皇“毒药”,她将出任陪我APP的副总裁兼首席娱乐官(Chief Entertainment Officer, CEO)一职。

3月以来,“映客”高速发展,直播领域呈现出一超多强的混战,网红代表papi酱完成1200万元融资,“直播经济”和“网红经济”成为 2016年中国互联网最重要趋势与风口。陪我APP,则因为快速、有趣、多元的“新声匿名聊”功能成为各大直播平台的直播必备,从映客花椒,到斗鱼熊猫,在众多网红的口碑中,陪我APP声名远播,各大直播平台,每日使用陪我APP直播伴侣的受众人数超过一百万人。

为此,陪我APP制定了“网红培养+直播赋能”的发展战略,一方面构建一个以陪我APP为基础的“泛娱乐闭环生态体系”,通过陪我语音直播与匿名聊,筛选具有网红潜质的素人与直播平台播主,经由陪我影业实现“网红挖掘-影视制作发行-IP塑造-反哺APP”的整个闭环流程;另一方面,团队将致力于把陪我打造为跨平台的,播主的首选“直播伴侣”,现有各大直播平台中的素人播主将通过陪我APP快捷、方便、持续地拥有最佳的直播内容,播主也将实现与粉丝的即时、定向、趣味的互动,进而陪我APP将在主播群体完成口碑传播,从而实现全方位的“直播赋能”。

毒药是中国最大直播互动帝国的“头牌”,也是该平台乃至中国最早,也是最成功的直播表演者之一,有“中国第一女主播”之称。2009年他成为职业女主播,堪称是中国网红与直播经济的代表性人物之一。毒药自2009年以来,每晚为超过30万在线观众进行表演。为了证明直播与网红的商业价值,毒药甚至作为案例出现在了该平台 IPO的招股书中。在月活超过1.22亿的直播王国中,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,也证明了直播与网红经济的趋势与价值。

毒药加入陪我APP,将全权负责APP内直播功能的设计与规划工作,同时也将扩展APP原有功能,加强直播红人的管理与IP运营。与某电商引进周杰伦,某品牌聘请黄致列不同,毒药加盟陪我APP,不是网红艺人客串互联网公司高管,品牌代言,而是扎扎实实将其在网红与直播经济中取得的经验,资源与基因,注入到创业团队的核心之中。

而毒药给我的最初印象,却不是中国第一代网红与播主,而是一个极具职业素养与艺术追求的人。我第一次见到毒药,是在2015年,当时陪我APP 联合陪我影业,植入了一部网络大电影《校园撸仙传》,作为投资人的我,深夜前往天津探班,雪后的天津寒冷肃杀,在树林外景,我与出演本部电影的毒药有了第一次会面。

当时,我身着皮袄,刚到天津,人却冻得瑟瑟发动。拍摄中的毒药却只着单衣,在现场足足呆了一整天。后来我才了解到,毒药已经到天津整整数日有余了。天天如此。这不由让我感慨万千。毒药成为万人瞩目的“直播女皇”后,仅靠直播一项,每月进账百万元,却依旧渴望实现自己的艺术追求和人生价值,即便为拍摄一部微电影,也愿意风餐露宿,努力到几乎夜以继日,执着坚定的践行自己的理想。联想到绝大多数的网红直播主安于现状的态度,我感受到了她的不简单。

一面之缘后,毒药就病倒了(侧面告诉我们,追求梦想也要注意身体),闲下来她就成了陪我APP的兼职产品体验师,几乎每天打匿名聊,而每当发现产品bug,或者有更好的建议,她总是第一时间跟我讨论。按照她的说法,这软件相当“魔性”,似乎自己又找到了聊天的乐趣。我与她仔细一聊,却发现她对于社交产品的发展路径,有着极深的见解,小到粉丝运营,主播互动,大到IP形象塑造,产品调性,她侃侃而谈,这让我深刻的明白,每一个人的成功,背后都有着极大信息量,是产品经验,个人理解与环境风口的总爆发。

昨天的决定,虽然有些突兀,但却水到渠成。毒药对社交产品的深刻理解让我钦佩,而她的果敢和执着也是一名创业者必备的素质。我们认为陪我未来将构建泛娱乐生态,而直播与网红,则是娱乐生态版图中的核心组成。毒药必定会成为这块版图中最重要的一环。而陪我APP也将成为毒药人生中的一个新的开始:一切归零,告别直播时代的众星捧月,迎来陪我披星戴月风雨兼程的前行。

陪我有毒,祝福毒药,欢迎毒药。

相关文章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版权声明
新科技网络【京ICP备15027068号】
Copyright © 2015 Hnetn.com, All Right Reserved
版权所有 新科技网络
本站郑重声明:本站所载文章、数据仅供参考,使用前请核实,风险自负。